Centre Interculturel Franco-Chinois; Accueil, aimité, échange !

mercredi 29 février 2012

外国人学汉语故事两则

外国人学汉语故事两则


    枕头不是针头
    [美国]葛沛迪
    中文是一种很难学的语言,对外国人来说,经常出现发错音,用错字,产生误会的情况。我就因为
没有掌握正确的汉语发音,有过许多尴尬的经历。
    记得冬天刚到的时候,宿舍里很冷,我去商店买被子。我问售货员:“你们这儿有杯子(被子)吗?”
她说,当然有,然后从柜台里拿出一个杯子说:“这 个行吗?”我一下子明白,是自己的发音错了,
但是那个时候,我却怎么也说不对。我只好一边说着“我要杯子(被子),不要杯子”,一边作出瑟瑟
发抖的样子。
    还有一次,我来中国以后,觉得枕头很硬,想去商店买个软一点的。我对售货员说:“您好,我要
买个针头(枕头)。”她说,我们的商店不卖针头。这下 可把我弄糊涂了。我明明看见货架上放着一
堆枕头,她怎么说没有呢?于是我慢慢地重复说:“我要买一个针头(枕头)。”她也慢慢地回答:
“我们这儿没有针 头。”眼看自己是说不明白了,我连忙指着她的身后说:“那是什么?”她笑了:
“哦,那是枕头,不是针头。”
    我遇到的最尴尬的事情是理发。有一天,我去理发店,告诉理发师:“我要剪半寸。”理发师说,
没问题。他让我坐下,开始理发。他剪头的时候,我睡着 了。睡着睡着,有人在我肩上拍了一下,
 原来是理发师。他说:“成了,照照镜子吧。”我一看镜子吓了一跳。我想让他剪掉半寸,可是理发
师给我剪了个板寸,头 发只有半寸长。▲
    中国来信改变生活(学汉语的故事)
    哥伦比亚]卡洛斯
    常常有人问学汉语的学生:“你为什么学习汉语?”他们的回答经常是:“我想在中国做生意”,
“我打算进中医学校”,还有“我想在北京学习深造”。
    如果有人问我这样的问题,我常常回答:“你有空吗?如果你有空,就让我来慢慢告诉你我学习
汉语的故事。”
    我10岁的时候,父亲就对我说:“你已经会说西班牙语,你的英语也还可以,你必须再学习一种语言。
”我父亲的朋友都说:“学习法语或者德语吧。” 可是我想,在哥伦比亚会说德语和法语的人不少。我得
选择一种在世界上有很多人说,但绝大部分哥伦比亚人又不会说的语言。挑来挑去,我选中了汉语。
    但是当我决定学汉语的时候,我对中国的历史文化等等一无所知,所以我只好四处搜罗有关中国的
东西。我打开电脑,上了许多关于中国和汉语的网站,发 了许多电子邮件,可是几天过去了,发出去的
信都石沉大海。这让我特别失望,学习汉语的热乎劲一下子凉了不少。一个星期过去了,我渐渐忘了学
习汉语的事,父 母也没有再提醒我。
    一个月后,我收到了一封从中国寄来的信。我连忙打开,发现信是一个中国姑娘写的。她用英文写道
:“你好!我和你还不相识,但我知道你打算学汉语。 有一件事我告诉你,那就是汉语不仅是一门用嘴
学习的语言,而是一门用心学习的语言。当然,我相信你会很努力地学习。在信的下面,你可以看到两
个汉字: ‘哭’字和‘笑’字,如果你能区别出哪个表示难过,哪个表示愉快,你就一定可以学好汉语。信
的背面有这个问题的答案。”
    我猜了一下,觉得难过的字应该是“哭”,因为它有眼睛和泪水。翻到背面,果然被我猜对了。这件事
极大地激发了我对学习汉语的兴趣,从此把学好汉语当作了目标。
    从那时起,8年过去了,我已经来过中国两次。尽管我的汉语还不行,但我还是决定完成8年前的目标
。8年前,我给这个中国姑娘写了封信,可是却始终 没有收到她的回信。如果我能跟她见面,一定要当
面谢谢她给我的那封信。因为除了学习汉语,她也让我认识了中国人、中国历史和中国文化。我希望,
等我会说一 口流利的汉语时,能和她成为好朋友,并且告诉她:“谢谢,是你改变了我的生活。”▲
    《环球时报》 (2002年03月07日第九版)

Aucun commentaire:

Publier un commentaire